新華網北京2月22日電 幾天前,來北京實習的大學生小王剛從單位回到位於西單附近的出租屋,就看到自己隔壁無人居住的那間隔斷房被人砸破了牆。透過白色隔牆板上的黑色大洞,這間無窗隔斷房的內部設施一覽無餘:六七平方米的隔斷間里,擠著一張雙人床、一個衣櫥和一張桌子。
  小王被告知,自己所住的這間兩室一廳一衛的房子因為存在隔斷房被人舉報,派出所的人來把7間隔斷間中唯一一個沒住人的房間給砸了。其他房間由於已有人居住,暫時“幸免於難”。
  小王擔心自己是否還能在這裡繼續居住下去,中介說,還在進一步協調,不過,“北京的出租房到處都是隔斷間,查都查不過來。過段時間緩緩就好了。”
  分攤著每月800元的房租,小王和另一位來京實習的同學擠在一張塌了四分之一的雙人床上睡覺。兩人住在這間狹小的隔斷房裡,不僅邁不開腳,還要忍受隔壁住戶半夜裡放音樂的噪聲。“隔斷間隔音效果很差,剛開始來的時候不適應,晚上都睡不著。”小王抱怨說,自己當時選擇住這種房子,一是著急要租到住的地方,二是因為房租便宜。
  天性樂觀的小王已經適應了這樣狹小的空間,不過她也說,如果有條件,她不會再租這種“上廁所都要搶”的房子。
  對北漂一族來說,價格是必須考慮的因素。相比租單間,租床位的價格更低。一般城區一個床位月付500元—800元不等,房客們共用衛生間、客廳和廚房。在北京某公司上班的小楊就選擇過這種“籠居”的生活。小楊租住的床位在一間房子的陽臺上,陽臺和客廳之間有一個不透明的推拉門,無論白天還是夜晚,推拉門都得隨手關上,因為客廳里也安放著四張床。在推拉門內側,張貼著房客須知:一旦有警察突然闖入,請統一口徑說自己是這裡居住的學生和暫時居住者,不明白情況,要問管理員。
  小楊對北京群租房禁令心知肚明,但價格過高的租金,讓小楊只好選擇這樣的“鴿子籠”。“我就把這裡想成回來睡覺的地方,日子久了還是要租一個屬於自己的房子的。”小楊說。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傢俱批發

ne51neqnx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